近年來韓國綜藝節目興起,從最久遠的《家族的誕生》、《Running Man》、《兩天一夜》、《我們結婚了》至最近的《爸爸你去哪了》、《花漾爺爺》、《Roommate》、以及2014年羅英石PD最新的節目《三時三餐》無不在台灣和大陸掀起一陣「韓綜」熱潮。尤其自從2013年於中國湖南衛視播出中國版的《爸爸去哪兒》之後,「爸爸熱」席捲中國,讓「戶外旅遊真人實境秀」類型的綜藝節目在亞洲興起。同年度中國版的《兩天一夜》也登上四川衛視。2014年大陸陸續買下更多韓國綜藝節目版權,包括《奔跑吧兄弟》(第一季於2014年10月10日在浙江衛視播出,預計15集)、《花漾爺爺》(2014年6月15日於東方衛視播出)。《爸爸去哪兒》與《兩天一夜》也趁勝追擊推出第二季,中國與韓國娛樂圈的關係日趨緊密,不僅只是購買節目版權,更聯手打造新的綜藝節目《我是演技派》(2014年9月於陝西衛視播出),《我們結婚了》也將由MBC與江蘇衛視共同製作節目。由此可見,韓國綜藝節目的高度可複製性以及在中國和台灣火紅的程度來看,確實有很多地方值得探討與借鏡的地方。

  • 韓國電視台概況

韓國電視台影響力最大的電視台分別是公營體制的韓國廣播公司(稱KBS),公營體制與商業化運營相結合的文化廣播公司(以下稱MBC)和完全民營體制的首爾廣播公司(以下稱SBS)。KBS如同台灣的公視、日本的NHK、中國的CCTV,屬於國家經營的頻道。KBS下有兩個頻道:KBS1以播報新聞為主、KBS2主要針對年輕族群,播出娛樂及綜藝性質的節目。知名的綜藝節目包括《兩天一夜》、《不朽的名曲》、和《超人回來了》。民營的MBC素有「古裝劇之王」的美稱,熱銷全世界的《大長今》,以及古裝劇《茶母》、《朱蒙》、《李祘》和《皇后》皆在台灣有不錯的成績。而熱播的綜藝節目《爸爸你去哪了》、《我們結婚了》正是由MBC製作播出。SBS播出的電視劇主打偶像明星,製作多部在台陸都有高收率的電視劇(《主君的太陽》、《繼承者們》和《來自星星的你》等)。綜藝節目以《家族的誕生》、《Running Man》、《強心臟》、《Roommate》為主要招牌。另外注意的是韓國有線電視的興起,以tvN為首的有線電視頻道日趨增多,TVN是CJ e&m旗下的有線電視綜合娛樂頻道,以產製優質的電視劇聞名(包括《仁顯王后的男人》、《請回答1994》、《急診男女》等),綜藝節目包括《花漾》系列(《花漾爺爺》、《花漾奶奶》、《花漾青春》)和《三時三餐》等。

  • 韓國綜藝節目種類與型態

韓國綜藝節目類型很多樣,大致可以分成以下幾種:(一)談話性節目;(二)益智遊戲性節目;(三)選秀節目;(四)真人實境秀;(五)音樂節目類;(六)旅遊性節目;(七)美食節目類。並沒有絕對的分類,新型態的類型也不斷創新。然而從版權買賣與海外歡迎程度,具備「真人實境」性質的節目較受海外觀眾喜愛。然而與以往鼓吹衝突、戲劇性的歐美風格真人實境秀不同,韓國綜藝節目開啟了新型態的「電視寫實主義」,強調的是「日常生活的紀錄」。

研究者發現韓國綜藝節目以「實境/真人秀」為主流,但有別於90年代以降,以歐美、澳洲等國家為首,主張事實性 (factuality)並強調真人實況演出的(謝豫琦,2005;簡妙如,2008)「紀實寫真秀」(Corner, 2002;Kilborn, 1994;Nichols, 1994;Jones, 2003)。過往的真人實境秀建構了一種以「監控/窺視」為實,強調「觀看與被觀看」的閱聽觀點。但在韓綜中,這種「浸淫式的偷窺感」逐漸削弱,取而代之的是「日常生活的展演」。對於觀眾而言,觀看的樂趣當然來自窺探偶像,監視偶像最真實的面貌。但比起以往從「觀看與被觀看」這樣兩分的位置所產生的「偷窺/監視」愉悅,韓綜模糊了「觀看與被觀看」的界線,觀看者並非以一種偷偷隱藏的視角來觀看,被觀看者也非以扭扭捏捏不自然的神情在鏡頭表演,而是不分觀者與被觀看者,一同被拉進韓綜節目所形塑出「幻想場域」中,兩者無非高低與權力位置,觀者與被觀看者一同隨這節目的進行,並肩作伴。

近年幾個真人秀的閱聽人經驗研究卻顯示,多數觀眾並不認 為他們的觀看是偷窺,或者不完全是過去所認知的窺淫(voyeurism) (Hill, 2002, 2005; Jones, 2003; Nabi, Biely, Morgan, & Stitt, 2003)。這 些研究顯示,一方面觀眾認為電視中的參與者對於自己正被觀看是知情 的,因而觀眾並不會有偷窺的罪惡感。但另一方面,觀眾也的確有享受 到偷窺的樂趣,但這裡的偷窺,比較是偷窺他人家務事、好管閒事的樂 趣,而非是有性慾動機(salacious motivation)的窺淫(Nabi et al., 2003: 324)。

韓國實境/真人秀是一種綜合歐美真人秀元素、又再娛樂化的「新實境/真人秀」。獨特點在於,以大牌偶像為號召,並與韓國影視、K-POP產業結合強力傳輸至亞洲各國,提供哈韓族可以窺探、涉入偶像明星螢光幕另一面的線索與機會,因而廣受觀眾的喜愛(王雨晴,2007;尹亭雅,2010)。

  • 韓國綜藝節目的製作特色

(一)明星選角

韓國的綜藝節目有固定的主持群,每集會配合主題邀請來賓參與。但主要出演者都是線上的藝人,除了選秀節目會邀請素人外,其他類型的節目清一色出鏡的都是藝人。由藝人參與綜藝節目讓韓國的「偶像文化」魅力延伸,很多韓迷們都表示,因為自己喜歡的偶像上某個綜藝節目才開始看,偶像們會在節目中展現與表演時完全不一樣的一面,丟掉偶像包袱,讓觀者感覺偶像也是一般人。

(二)強大的後製團隊

韓綜中,明星是必備的,但若非攝影與後製的配合下,絕對沒有辦法成功製作出熱播的節目。在平淡無奇的錄影內容,在導演/作家的編排與後製的剪接後製後,也能成為高潮不斷的精彩節目。韓綜成功的背後隱藏著許多辛苦的幕後人員,包括導演(韓國稱PD)、編劇(韓國稱作家)、攝影師(韓國稱VJ)、與後製團隊。

先講作家(台灣這個角色通常是節目企劃,相較於韓國是比較不受重視的),在韓國,導演做整體規劃,但是規劃後所需要的資料調查、觀眾分析、腳本設計與後製字幕,通常都由作家負責。在綜藝節目中,作家的份量佔了50%,而且作家95%以上是女性。錄製節目時,作家通常會跟在導演身邊,時時掌控節目錄製流程,必要時會修改原本的劇本(例如在《三時三餐》中,常見羅PD跟作家討論下一步要怎麼做)。而所謂的作家也非只有一個,但有一個是主要作家,一般作家要熬成只負責寫稿的作家(換言之就是不用做雜事)需要15年,再過5年後才能成為主要作家。有趣的是韓國的專題新聞製作也有相同的結構(他們稱「放送作家」,與主播討論規劃要採訪什麼新聞並寫腳本,在韓劇《未來的選擇》中有演到)。韓國近年來熱播電視劇的編劇都是綜藝節目作家出身,像是執筆《請回答1994》的編劇李有貞正是《兩天一夜》、《花漾爺爺》推手。
(有興趣韓國作家的,推薦可以看這篇「為何綜藝出身的作家,成為韓國影視界支柱?」)

韓過綜藝節目有很多知名的PD,其中以製作過《兩天一夜》與《花漾》系列的羅英石最為台灣人所知,而《Running Man》中的趙鎮孝PD也有很高的知名度(《家族的誕生》也是出自於他的手中)。導演決定了整個節目的大方向與價值,韓國綜藝節目雖然搞笑,但是可以發現節目的核心都想傳達一個與人有關的價值,例如《Running Man》提供給觀眾最重要的是:「團體中的衝突」與「遊戲勝負的爭奪」的人性。《兩天一夜》藉著MC們的苦難式旅遊,完整介紹了韓國的美景。《花漾爺爺》重新拾起老年人的冒險之心,更是重新喚醒年輕人要多陪伴父母的暮鼓晨鐘,《爸爸去哪兒》也帶動了親子關係與教養下一代的省思。羅PD強調做好節目必須要有三個關鍵,那就是「有趣、感動、有特色」,由此可見韓國綜藝節目成功關鍵正是抓住「人」,傳遞好笑但又感動的價值。

(喜歡羅PD的可以讀讀他出的書-《反正競賽還很長》)

此外,綜藝節目中的VJ也十分重要,每次看到《Running Man》中飛奔的VJ,就覺得他們很辛苦。另外還有在《三時三餐》或是《花漾爺爺》中,令人食指大動的美食與美不勝收的風景,都是多虧了VJ們的神手才有如此的畫面。而整體韓國綜藝節目的製作高規則,是台灣無法比擬的。對比台灣一集兩小時的外景節目,製作八小時、最高規格四台攝影機,《RM》為不漏掉每個角度,最少出動三十架攝影機,最多有八十架。以〈澳洲特輯〉為例,空拍直升機外,因深入海底尋寶密碼鑰匙,還出動防水攝影機;主持人和國際巨星Rain、因戲劇《繼承者們》暴紅的演員金宇彬,競賽中就用了陸、海、空三種交通工具、足跡橫跨澳洲本島。

最後在後製的設計也是韓綜的一大特色,字幕處理上會用很多字體與色彩的變化增添特別效果,加上去的字通常都很有趣,有些甚至會以吐嘈MC或來賓當作笑點,讓畫面的兩端(觀眾與出演者)感覺是有互動的。同時,節目的背景音樂與音效也會根據內容設計,韓國很多節目都會特意製作一個主題曲或者是能代表節目或電視劇的音樂。例如在《我們結婚了》曾請出演的歌手情侶,一同打造節目的專屬歌曲。在畫面播放方面,韓國的娛樂節目採用多機位拍攝、回放、多畫面等的效果,增加吸引力與精彩程度。最後剪輯中,無一例外的都會把一些失敗的拍攝片段播出,常常會出現某嘉賓或主持人大喊「這個地方要剪掉」、「這裡不算」等。但是為求節目的真實也為了增加笑料,有時候這些部分還是全部放出來,或者NG的場面也播出。

(三)不斷創新的題材

再怎麼樣的好想法,用了幾百年後還是會膩的。雖然有趣的老梗都差不多,但韓國就是很懂得將老梗重新包裝,做出新的樣態。《我們結婚了》無非就是王子與公主的浪漫故事,從小受過童話與羅曼小說的女孩們肯定都不陌生,但是韓國人就是有辦法將它重新包裝,並且行銷到全世界。一般來說,韓綜的壽命大約五年,一旦節目沒有特色,缺乏創新,就有新的型態節目出現。因此從最早的唱歌選秀到遊戲節目,到近年興起的「治癒風」、「戶外旅遊」等的新樣態,韓綜的多樣化與創新是與時俱進的。海外熱播的節目中,受海外觀眾喜愛的都有「MT旅遊」*的樣貌(例如《我結》、《爸爸去哪兒》、《Roommate》等)。因此除播送節目外,同時也興起另一波觀光熱潮,凡舉節目去過的景點,都會吸引觀眾們前去朝聖。另外韓綜常常會推出「特輯」或是「主題」,與時事扣連,滿足觀眾的新鮮感也是一大創新特色,讓整集節目更有看頭。

*Mt,Membership Training的縮寫,在韓國大學内非常流行的一種集體旅遊形式,基本上所有韩国大学都有。並不是普通的集體旅行,而是以促進同學關係為目的的。同一所大學同一專業同年级的學生們一起去外地租幾間為MT專門準備的房子,然後自己做飯,一起玩遊戲,喝酒聊天的一種旅行。

(四)行銷全世界的野心

從《我們結婚了》推出國際版後,可以看出韓國娛樂工業,電視節目、歌手、經紀公司到唱片工業彼此之間緊密和複雜的連帶關係,以及一整套完整的運作、獲利模式和操縱痕跡。甚至近兩年來頻頻進攻中國娛樂圈,韓流已經完全滲透到整個東亞,逐漸向全世界。從韓劇在海外熱銷,韓星除了在亞洲外也擁有廣大的粉絲來看,可見韓流滲透力與影響力甚廣。另外韓星頻頻上中國節目、拍攝廣告,除了想吃中國這塊大餅外,更是想藉著中國登上世界的舞台。韓國完整的娛樂產業鏈是自1999年頒布《文化產業振興基本法》起,幾十年打下的根基,從政府、民間企業與娛樂產業無不致力於發展韓國文化,現今更與日本影視產業抗衡,甚至逐漸超越。 

  • 台灣綜藝節目悲歌

 台灣綜藝節目越做越難看,連金字招牌「康熙來了」的人氣也逐漸下跌,許多有關台灣綜藝節目現況的評論報導,都預言著台灣綜藝節目將危在旦夕。試問哪個台灣人還看台灣的綜藝節目?或許豬哥亮對一些中老年的長輩還有吸引力,但是目前大多數年輕人的收視習慣早已從電視轉向網路。若因國情而不看韓綜的人,陸綜也在台灣有線台播出,《爸爸去哪兒》更是創下收視率破1的好成績。或許再過幾年,除了重播的台綜與海外的韓綜、陸綜,將無新的台灣綜藝節目。

台灣綜藝面臨的困境,並非錢能解決,正如中國綜藝的所面臨的創意疲乏,也並非邀請幾位台灣製作人,購買幾部版權能夠改觀。龍丹妮說:「十幾年了,我們沒有產生非常好的原創節目,這是值得關注和深思的問題。如果未來的十年,我們不能反輸出好的原創,這可能是有問題的。 」

參考: 超紅陸綜的腳底,埋著創意未爆彈

台灣綜藝節目曾經璀璨的靈魂,什麼時候窮到只剩下「金錢因素」

台灣綜藝節目爛到中國記者跑來採訪「台灣電視產業出了什麼問題?」

    全站熱搜

    Amand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